侠骨柔情张佳牙

圈名东篱/梨子√
原ID 能饮一杯无
全职掉坑中。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
霸图love love love
因为是个秀萝所以我爱少林(并不是)
爱之深则黑之切(bu)
背景图via莲花君w

【全员向】睡你麻痹起来嗨之霸图二日游(2)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他们要游几天

·还是在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有借用一些梗

·真的不会写大眼系列

——————————————————

“史上最受瞩目的新生代剑客巅峰对决就要来了!哈哈哈哈小卢你别给我们蓝雨丢脸啊不然队长回去给你加训!”
“黄少你说的又不算!”
“我说的怎么不算了我还是副队长呢没大没小的!”
“好了!”卢瀚文终于把两只手从身后拿回来,手掌向下盖着两张扑克牌,“来一决胜负吧小别前辈!”
“我赌左边。”喻文州在旁边笑眯眯地指导。
“我跟着队长选左边哈哈哈哈小卢是我们蓝雨带出来的孩子我们怎么可能不了解呢是不是啊小卢。”
王杰希打着哈欠看了他一眼:“那我选右边。”
喻文州悠闲地靠在枕头上:“好啊,那我也选右边。”
黄少天抗议:“喂喂喂队长你……那我还是左边吧不改了不改了刘小别你看着办吧。”
王杰希向两人投去了复杂的目光。
刘小别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炸了。

“左边……”
“确定哦?”卢瀚文兴奋地掀起了左手。
“不不不!你等等!”刘小别连连摆手,看了看王杰希,回头笃定地说,“右边,我信队长的。”
“确定了?不改了?右边?”卢瀚文把床板拍得啪啪作响。
“……不改了!”刘小别大义凛然,一脸就要英勇就义的决绝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你给你给你都给你!”卢瀚文愉悦地掀开了右手的牌,果然是小鬼。
“我靠!”刘小别掀桌。
“哈哈哈哈哈哈哈让你不听我的吧你看你看!我们队长心多脏啊你能信他吗!”
王杰希淡然地接受了自家队员幽怨的目光:“我和文州说的是鬼牌。”
喻文州还是笑得阳光明媚春风和畅,无辜地应声:“嗯。”
黄少天已经和卢瀚文笑成一团了。

“Lululululu lululululu lululululululu
“能给人们带来幸福的花儿啊,你在哪里悄悄地开放……”

“黄少!黄少!手机!”
卢瀚文拍拍笑得几乎不省人事(?)的黄少天,他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播放着铃声震个不停。
王杰希听清楚铃声内容的一瞬间就换上了嫌弃的表情。
刘小别认真地回忆了一下:“花仙子之歌?”
喻文州补充:“嗯,少天设置的张佳乐的专用来电铃声。”
“是吧是吧多合适啊哈哈哈哈!我为了换铃声特地没买苹果的好吗!”说话间黄少天已经接起了电话,“喂喂喂大半夜你干嘛?……夜宵?”
“吃夜宵吗!我好饿!”卢瀚文大声附和制造气氛。
“附议,我也有点饿了。”喻文州从床上坐起来,“张佳乐他们?”
“嗯,他跟大孙还有唐昊孙翔……走走走一起啊大眼你们来不来?”黄少天挂断电话也跳了起来。
王杰希摸了摸口袋:“没带零钱,他们请客吗?”
“请请请他们不请我请大好时光为什么要浪费在睡觉上!刘小别你去不去?”
刘小别也被说动了:“去!”

于是一行五人浩浩荡荡地走在霸图俱乐部的……走廊。
王杰希看着前面勾肩搭背的三个剑客,默默跟喻文州并排走到一起。
“对了,黄少天给每个人都设置了不同的来电铃声?”
喻文州双手插进兜里,一脸了然:“想知道他给你设置了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
喻文州勾了勾嘴角没有回答,直接叫了一句“少天”。
“哎队长你叫我?什么事啊?”
王杰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眼观鼻鼻观心地接着走,喻文州就冲转过来的黄少天笑了笑:“没事,叫叫你。小心看路。”
黄少天潇洒地一挥手,又回头跟两个后辈讨论剑影步去了。
王杰希就抬头瞥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目不斜视地哼起了歌。
“从前有个中草堂,有个大眼不得了。”
王杰希没听清:“……什么?”
喻文州转头冲他笑笑,接着唱。
“一只眼大一只眼小,变大变小真的奇妙。”
“……”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果断地召唤了前面走着的黄少天。
“干嘛干嘛干嘛?”短短一分钟被叫回头两次的黄少天显然有点不满,他关于剑影步的演说还没结束呢。
“你给喻文州设的什么来电铃声?”
“我知道!”卢瀚文举手。
“喂喂喂小卢闭嘴我们蓝雨内部机密怎么能随便告诉外人!”黄少天迅速捂住了蓝雨未来的嘴,一脸警惕,“你问这个干嘛?”
“……就是问问。”
“王队想知道?”喻文州朝他扬了扬手里通话中的手机,笑着说,“自己听吧。”
走廊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

半分钟后。

“……打错电话了?”喻文州也有些诧异。
“啊哈哈,我本来就没有给队长设置什么来电铃声嘛是吧队长?你看我们关系那么好天天在一块儿有什么好打电话的啊哈哈哈哈。”黄少天的脸上写着“我很心虚”四个字。
卢瀚文挣脱了黄少天的魔爪:“队长我举报!自从被你听到过那个铃声之后他就改掉了!”
喻文州恍然,对黄少天笑笑:“其实那个铃声挺好的,少天你不用换。”
“队队队队队长我错了还不行吗……”黄少天挂着一幅可怜巴巴的表情,越说声音越小,到后来简直就是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碎碎念。
刘小别忍不住了:“所以到底原来的铃声是什么啊?”
卢瀚文笑嘻嘻地蹦过去:“小别前辈我唱给你听啊!”

是夜0:30,霸图俱乐部走廊里回荡着五音不全的一首儿歌。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
“阿嫩阿嫩绿的刚发芽,
“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
“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王杰希忍不住地掏掏耳朵:“喻队,你们蓝雨都这么有童心吗。”
喻文州摊摊手:“也不是啊。少天给魏队的铃声设的是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什么时候得去看看许斌的歌单了。
王杰希严肃地思考着。

前面三个剑客欢快地讨论起了铃声的问题。
“我记得黄少给韩队设的铃声是霸图的汉子!虽然我觉得韩队好像也不怎么会给他打电话。”
“哪有啊张新杰拿老韩电话给我打过一个!我在训练好吗当时手一抖夜雨从悬崖上差点摔下去啊还好我一个银光落刃又救回来了……”
“……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的?”
“谁知道。哎哎你们两个猜猜看我给张新杰设的什么铃声?”
“哎……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不是不是。”
“一千年以后?”
“不是……哈哈哈哈哈刘小别你跟他有仇吗!”
“没仇,那是什么?”
“等一分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到底是为什么要跟着这群人一起出门吃夜宵。
王杰希右眼皮抽了抽。

队长都不容易啊。
喻文州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安慰。

一只手搭上喻文州的肩膀。
“哎文州,我倒是有点想知道他给我用的哪个铃声。”
喻文州回头,叶修一脸(假装)认真地直勾勾盯着他们,背着光只有一双眼睛贼亮贼亮。
于是他和王杰希特别配合地抚着胸口。
“妈呀。”
“有鬼。”

旁边房间里的李轩打了个喷嚏,醒了。
他坐起来,就见吴羽策也坐在床里看手机。
“阿策?”
“走廊里好吵。”
吴羽策皱着眉冷冷地说。

“卧槽老叶真是要被你吓死了你能不能别半夜扮鬼吓人啊,特别是在霸图这种地方,不知道的还以为跟你们兴欣不对盘把你克死了呢……”黄少天一刻不停地抱怨。
叶修一脸无辜地看他:“这不是刚巧嘛。”说着把手伸口袋里摸了摸,又换上沮丧的表情。
按叶修的说法是他在房间里打荣耀,苏沐橙她们在外面逛街,买了太多东西需要一个苦力帮忙拎回来。顺便,他烟没了。
黄少天对那个顺便提出了极大的质疑。
“明明那个才是主要原因吧!”
喻文州换了个重点:“所以现在苏队她们都在外面?”
叶修点点头:“几个姑娘都在呢,吃完晚饭就出门逛街了,也不知道逛哪儿去了居然能逛到半夜。”
喻文州说:“大晚上是不太安全。”
王杰希提议:“不然把她们也叫上?”
叶修笑了:“行啊,沐橙早前还跟我说没吃够。等会给她捎个电话去。”
刘小别和卢瀚文插不上话,愣了半天才如梦初醒地发现他们似乎打断了一个话题。
“所以黄少你给叶修前辈用的是什么铃声啊?”
黄少天转头朝两个后辈笑了笑,两根手指比夹烟状,呼地吐出一口烟。
“哥,只是个传说。”

“我说你们怎么没来吃晚饭居然迷路了?哈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笑倒在孙哲平身上,唐昊和孙翔两个人都是满满的郁闷。
“迷路怎么了!我第一次来Q市迷路太正常了吧!我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
孙翔简直羞愤欲死得想给他一个伏龙翔天。
唐昊碍于孙哲平的面子默默扁了扁嘴没说什么。
张佳乐笑完了:“哎其实我对这附近吃的地方不是很了解啊,你们想好去哪吃了吗?”
孙翔别过头不看他,被唐昊踹了一脚。
“……没。”
“那怎么办啊?要不我问问老林吧,这个点也不知道他睡没睡。”

江波涛洗完澡回来就看见周泽楷安静地坐在床上盯着手机。
“小周怎么了?”
周泽楷抬头看他,淡淡地吐出四个字。
“孙翔,走了。”
“…………………………啥?!”

TBC

——————————————

你们来想想看少天给其他人都用的什么铃声嘛。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