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柔情张佳牙

圈名东篱/梨子√
原ID 能饮一杯无
全职掉坑中。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
霸图love love love
因为是个秀萝所以我爱少林(并不是)
爱之深则黑之切(bu)
背景图via莲花君w

[全员向]浮生语2

 ……我写的。

鸢鸠.嵬巢:

本章来自.东篱

2.

霸图指挥室。

张新杰抬手敲了敲门,不轻不重的三下,随即传来了韩文清几乎能穿透门板的回答:“进来。”

张新杰按下把手推门进入,韩文清手上的火光刚刚熄灭下去,房间里似乎还留着炙热的余温。他不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下一分钟前的事,拥有【燃魂】的韩文清一直在练习对火焰的精准控制,但是似乎失败了很多次。他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微妙又罕见的躁动不安。

“队长,找我过来,什么事?”

“这次的人员变动很大,我需要你帮我分析一下。”韩文清说着,指着桌上厚厚的一叠纸。

张新杰坐下来扶了扶眼镜,开始浏览纸张的内容。对于他这样能操纵时间,也就是拥有【时御】的人来说,手中翻页的速度几乎都是固定不变的。

他翻完资料,把纸张背过去,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了一支笔,在空白的背面正中写上了[霸图],然后周围一圈是[嘉世]、[蓝雨]、[微草]、[轮回],又在外围写上了其他的战队。

“叶秋宣布退役,嘉世即便立刻拉上新的领头羊,也是缺乏磨合,已经不能构成威胁。”他说着,在[嘉世]二字上打了个叉,“剩下能够对我们构成威胁的,就是这三个队伍。特别是最近兴起的轮回。”他在[轮回]上打了个表示重点的圈。

韩文清抱着手臂,略一沉默,说:“轮回的队长是个年轻人。”

“周泽楷。他很年轻,但他看起来非常有经验,我们现在甚至都猜测不到他的能力是什么。”说完,张新杰把目光转移到了[微草]上,沉默了很久,才叹气一般地说出那个名字。

“王杰希。”

韩文清的眼中似乎有着怒意。

“他为什么回来。”

“不知道。”张新杰说,“他的打法本来就很多变,这一次会用什么样的战术,我也预计不到。而且,我前段时间听说了一个传言。”

韩文清说:“你是指,他的能力进化了?”

张新杰点头,表情有些凝重。

毕竟是多年的老对手,不像面对轮回这样的新队伍。老将们对于彼此的能力都是互相洞悉的,也正因此,老牌劲旅之间的比拼就更以战术和技术为主了。本身的特殊能力可以有强有弱,但是运用和调动能力的比拼,才是真正实力的对抗。他们久经沙场,自然不会怕这种对阵,然而如果对手既有丰富的经验和成熟的技术,又有一种进化过的、他们所不知道的强大能力,这必然是极大的威胁。

而王杰希,似乎正是这样的存在。

“他原本的能力是【生灵】也就是操纵植物。现在有传闻说,他在消失的两年里得到了精炼能力的方法,使能力进化。而这个能力进化到什么样的程度,没有人知道。”张新杰说着,在[微草]两个字旁边画上了一个问号,接着把目光转移到[蓝雨]。

“蓝雨的威胁不大。毕竟队伍的名气是老魏建起来的,带队的两个小子就算有点能力,也不见得拼得过。”韩文清说,“装备上注意一下就好。”

张新杰未置可否,话题转向:“我现在反而比较担心,像[虚空]、[烟雨]这样的队伍,万一……”

韩文清断言:“他们成不了气候。”

过去交手的几次战绩,让韩文清足够有这样的信心。

“不。”张新杰摇了摇头,“今年实力足够强的战队几乎都参赛了,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他们的参战本来就是件十分奇怪的事。我想他们……”

敲门声突然响起。

“队长?张副?在吗?”

门外是林敬言的声音。

“在,进来吧。”

林敬言手中拿着一个密封文件袋,神情严肃。他们都认识,纸袋上的火漆,是拦截讯号所得最高机密的标志。

韩文清拆开文件袋,里面只有薄薄的一张纸,寥寥数行字,从恺撒密码和莫尔斯码混编形成的密码。

——虚空常用的密信方式。

翻译出来的内容是:

“收到,我方同意加入联盟。”

韩文清皱了皱眉:“发往哪里的?”

“百花的方位。”

韩文清把纸拍在桌上。张新杰伸手抽了出来,波澜不惊地补全刚才的话:“我刚才想说的是,我想他们,应该会采取措施,联合起来。”

这一场争夺战如同赌局,最大的玩家们都已经下注放饵,等待着开盅的瞬间,一触即发。

前文请点进主页。

评论

热度(13)

  1. 真的鸟真的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戈鸟九鸟
  2. 侠骨柔情张佳牙真的鸟 转载了此文字
    ……我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