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柔情张佳牙

圈名东篱/梨子√
原ID 能饮一杯无
全职掉坑中。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
霸图love love love
因为是个秀萝所以我爱少林(并不是)
爱之深则黑之切(bu)
背景图via莲花君w

[全员向]浮生语

 啊真是如此的

魔性。

鸢鸠.嵬巢:

本章来自.鸢鸠

1.

雪花有着漂亮又独一无二的姿态。

男人坐在屋子中央,靠着椅背,阖着眼,双手环着胸,右手在左手臂上敲击着稳定的节奏。

一下一下像是无声中的有声,像是悄无声息的撞钟,没声响,却在空气中扩散开涟漪。

有些人因为稳定而觉得赏心悦目,有些人因为规律而因循守旧。

男人忽然停下了敲击的动作,对着前面的一方黑暗伸出右手的食指。他的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得整齐干净,这样的手指上突然映射出绿莹莹的光芒,那光芒细碎,有些摇曳,却在男人淡然的目光里逐渐变得绚丽粗壮。光芒缠绕在男人的食指上,在细微的左右闪动间,光芒竟抖落下些许细碎的金粉样的光点。光点落到地上,像是石子落进水塘,绽开一朵一朵的绿色光晕,绿色光晕在空气里停留几秒的时间,然后像是烟雾般散去,而光点落地的地方却留下了一只蜿蜒的藤蔓样的图腾纹样。

光点落得越来越多,落地的距离也和男人越来越远,逐渐的,光点带来的花纹和烟雾铺满了整个房间,也显得房间格外的大。男人食指上的光芒逐渐变小变弱,最后隐匿在了不知名的指纹间。而地上留下的图纹却发出明明灭灭的呼吸般的光芒,光芒映亮了男人的脸,刻画勾勒出男人立体的轮廓。

男人有双不寻常的眼睛,右眼和普通人一般,左眼却要大上些许,时不时闪烁着蓝绿的光彩。他睫毛偏长,鼻梁挺直,薄唇总是有些抿住的样子。

他安静地坐在屋子中央,呼吸和满屋的光芒明灭同步,像是安静的神袛,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却在一呼一吸间透露着自己的威严和巨力。

神创造光,与光同在。

他忽然看向一边,目光有些低沉,像是故意掩盖些什么,像是平静湖泊下的暗流涌动,或像是雪层下冰封的活火山。

男人勾起嘴角笑了,屋子里的图腾蓦然炸开极盛的光芒,图腾上的光芒几乎实质化,显现出一种流动的液体形态。他站起身,屋子边缘的光线像是受到牵引一般向男人聚拢,逐渐连带起更多的图腾向男人靠近。光线近了男人身,就在男人身体周围漂浮游弋,相互摩擦,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他伸出右手,掌心朝上,上面开始聚拢更多的光线。更多的噼里啪啦声响起,光线开始纠缠在一起,逐渐纠集成一片树叶的模样,直至最后一束光线缠绕上了树叶的叶柄,还带着微微绿色荧光的树叶轻轻地从半空落至男人的手上。

男人用另一只手拿起树叶靠近嘴边开始说话,声音低沉好听,结尾带着笑意。止不住的势在必得。

“我王杰希代表微草,宣布加入战局。以我荣耀为誓,为我荣耀而战。”

叶子在他说完之后颤抖了几下,轻声炸裂开来,不留痕迹。

喻文州坐在房间里,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摆弄着手里的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少天进来吧。”他突然头也不抬地说话,吓得门外的人敲门的动作戛然而止。

门外的人也不客气,扭开门锁就进来了,一边靠近喻文州一边说话:“靠靠靠文州,我知道又是门【告诉】你我的到来的!但是你就不能不出声儿吗!每次都吓我一跳好玩儿啊,我靠你知不知道每次被吓一跳都有一种我做贼心虚的感觉啊,但是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干好吗!”

喻文州撑着头笑,也不说话。

黄少天看着他的脸,本来挂在脸上的笑容也没了,换了一副冰冷沉重的表情看着喻文州:“文州,王杰希的微草参战了。”

“嗯,我知道。”喻文州点了点头,也收回了些笑容,嘴角却还是勾着,像是有什么好事,“都这么【告诉】我。”

“靠那你还那么淡定!”黄少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霸图,轮回,烟雨,虚空他们可都宣布参战了啊!你说我们蓝雨今年还要不要参战?虽然今年不参战抢不到好的【髓】,但也可以养精蓄锐明年杀他个措手不及片甲不留啊……”他说到这儿忽然停了,因为他看见喻文州满不在乎地扫了扫本子上的蓝色光屑,“看来我们参战了?”

“如你所见。”喻文州抬头望着黄少天,“其实我觉得今年我们的我们的赢面挺大。”

黄少天没说话。

“况且,少天,你也不是不知道【髓】到底是什么——或许你比我还要清楚。因为你是主攻手。”喻文州放下了笔,“你现在告诉我,【髓】到底是什么。”
 黄少天一边嘀咕谁更知道还不一定呢一边回答:“是我们这种人战死以后的尸骨。”

喻文州点头:“那我们就得有觉悟,要么死,要么活。而且活的更风光,更厉害。”

“我们得踏着别人的尸骨生活前进,甚至成神。”

黄少天忽的笑了,喻文州放下的金属铅笔忽然像是被分解了一样裂成规整的几块,而后漂浮在空中,扭转延伸,飞入黄少天的手里。

已是一把完整精美的利剑。

“有信心吗?我的剑圣?”

“【锋刃】永远锋利,护你前行。”





那么,现在是声明。

这篇浮生语是由我们一个同好群的九个人一起完成,如果有什么过于明确的cp向的话,那一定是你的错觉。

因为世界观比较宏大,所以可能会比较长,会统一发在这个账号——他们的原话是有事请对着我来。

我真是苦命,同情我自己。

所以每一篇因为作者不一样,所以每篇的tag是不一样的。可能你们会有“诶杰西卡怎么和每个人都有一腿?!”的感觉。我只能说,cp自由心证。

毕竟我们不是什么正经的群,人也不正经。

所以要真有什么要寄刀片的话只能对着我来,对此我只能说,我不收快递。

群宣

全弯高手总群:325991229

敲门砖:鸟以外,全员大大

评论

热度(40)

  1. 真的鸟真的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戈鸟九鸟
  2. 夜里牵牛真的鸟 转载了此文字
    群里要我转载啊!没办法╮(╯_╰)╭
  3. 侠骨柔情张佳牙真的鸟 转载了此文字
    啊真是如此的 魔性。
  4. 鈴桃真的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