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柔情张佳牙

圈名东篱/梨子√
原ID 能饮一杯无
全职掉坑中。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
霸图love love love
因为是个秀萝所以我爱少林(并不是)
爱之深则黑之切(bu)
背景图via莲花君w

[喻黄]醉仙歌(1)

突然冒出来的脑洞想想还是写下来……虽说渣文笔啊简直= =

真的就是奔着蓝雨庙三个字hhh

于是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少天还没出场郑轩大大一如既往亚历山大……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结的这玩意= =

求不嫌弃嘤

希望能赶上喻队生贺占TAG抱歉……(望天

(写不动了睡一觉先

------------------------------

卢瀚文被喻文州捡回去的时候还是个十岁不到的孩子。

那时候一整个冬季大雪纷飞,仅有短褐布衣的人家简直是挨不过去的。卢瀚文缩在巷子里,拿漏风的竹编斗笠和蓑衣姑且当做覆盖物,睡着睡着天就落起了雪。

喻文州下山化缘,看着这孩子的眉梢鼻头都挂满了冰碴,暗自料想放着不管这孩子多半是活不过去了。他倒是不懂什么佛性有无,只自欺欺人地道这遇上了就是和自己有缘,换言之既然自己是佛门中人,也算是跟佛道有缘吧。

——反正师尊在闭关,庙里素食应该……也还有多的吧?

喻文州抱着个饿昏了或者是冻昏了的孩子一家家叩门,乞到的食不多。数九寒天,愿意伸手出来给他们分一杯羹的,倒反而是些几乎揭不开锅的。一对和气的夫妻笑着问他怎么这天气还来化缘,一边给他掰了半个馒头,脸上挂不住的有些尴尬,连声道着抱歉。

喻文州笑得温和浅淡,道,阿弥陀佛,有劳了。

其实化缘也就是图个形式,他也没奢望能讨要到多少吃食。

这会儿他不饿,饿还是其次,关键是冷。

……今年的冬天可真是有点招架不住了啊。

实在不行……实在不行,师兄那私藏的酒,应该还够喝一小盅暖个身吧。

他把怀里的孩子整了整位置,拿袈裟笼住那半块馒头,匆匆地回了庙。

----------------------------------

“师兄。”

郑轩听到来人慌忙把酒壶往里拢了拢,背过身方才反应过来,“慧言师弟啊!可吓死我了。”

喻文州笑笑,“师兄怕什么,师尊不是闭关吗。”

“就算是别的师兄弟,要是碰见个爱嚼舌头的,师尊出关那会也免不了参我一本。”郑轩苦着脸起身,忽的瞧见了什么,“你抱着个什么玩意啊?”

喻文州走进屋里,“山下捡了个孩子。”

“你可真……你可真够好心的。”郑轩想想庙里日益捉襟见肘的存粮就心头一抽。好歹他也是这儿的大师兄不是,师尊闭关前可把事情都交由他打理了,本来就僧多粥少,喻文州这回又捡了个孩子回来,还不得好好养着?再说……再说,万一是哪户人家的孩子走散了,还得折腾一堆事……他想想就头疼。

“师兄不必担心。”喻文州给自己斟了一小杯酒,热酒下肚,暖意蔓延到四肢百骸。他满足地叹出一口气,接着道,“我看这孩子多半是孤儿,这么冷的天在外头冻着,实在不忍心,又觉得他眉目看起来有佛缘得很,才带回来的。”

郑轩扶住了额头,“师弟,若是你都能看出佛缘有无……那我这师兄也就不必当了。”

“师兄谬赞。”喻文州乐呵呵地笑着,将好坏照单全收。

“话说回来……”郑轩斟酌了一下,“那人……”

“不曾。”喻文州几乎是下意识地回应,然后又补上一句,“……仍不曾见信。”

“……噢。”

郑轩别过头,装作没看到对方脸上突然暗淡下来的表情。

-------------------------------------- 

于是卢瀚文醒过来的时候,就撞上了那一幕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温馨场景。

他虽然小,但是毕竟独自摸爬滚打的岁月也教过他或是教训过他,不轻信陌生人的道理,总还是懂的。

对面两个人大约也是第一次面对这么点大又素不相识的孩子,一时僵在那里任由孩子拿警觉的目光把他们扫视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孩子怯怯地问了句:“这是哪里?你是……谁?”

对着喻文州的方向。

……喂喂不是你们吗!这里难道不是有两个人吗!

郑轩默默地表示欲哭无泪,难道自己长了一张这么不招人待见的脸吗。

当然事实证明并不是,只是喻文州看起来更面善而已。卢瀚文那时候就懂得怎么挑软柿子捏,这也是他们后来才得知的——郑轩表示卢瀚文跟刚进来的喻文州一模一样,表面纯良,切开全是黑的,绝对是亲生的。

喻文州温和地笑着答道,这里是蓝雨镇旁边山上的庙,他们俩是庙里的人。

“那就是和尚?”卢瀚文怀疑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酒炉,“可是我听说,和尚都是不喝酒也不吃肉的。你们是不是人贩子啊?”

郑轩嘴角抽了抽。

评论(12)

热度(11)